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被羞辱调教的经历
被羞辱调教的经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网-亚洲AV电影-日本av在线视频-欧美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两面性,都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是从小一个在所有亲戚眼里都很听话的孩子,乖巧懂事,学习也还说得过
去,只是有些内向不爱说话。可是我偏偏就沈醉在sm之中无法自拔,有时候我
也会冷静思考自己的问题,但是始终无法忘掉,深深的喜欢着sm。

  记得很小的时候,不知道什幺原因,会拿着妈妈穿完的短丝袜塞进嘴里,当
时也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很棒。

  直到初中学会了撸管,刚开始只是上网站看一些正常的av就会出来,后来
觉得越发的无聊,最后才发现自己喜欢丝袜之类的影片(当时还不知道sm是什
幺,更别说femdom)。

  到了高中的时候知道了什幺sm,原来恋足舔脚只是最基本的项目,还有很
多项目,出于热爱以及好奇我全部把这些了解的一清二楚。那时候每天基本上就
是从网上找关于女s虐男m的视频,我几乎很反感纯踩踏类型的片子,感觉很无
聊,可能是我很重口吧,非常喜欢一些圣水黄金类型的,幻想着自己就是女王脚
下的奴,记得当时还傻乎乎觉得黄金圣水不是大小便,还会问一些女王黄金圣水
是什幺东西,当然,她们给我的统一回複就是屎和尿,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可笑。
大家都知道这种类型的片非常少,于是有时候有钱了就会去论坛贴吧里找人买。

  我们那是一个二线小城市,我加了很多的sm群,希望找到一个主人。后来
我才发现原来是这幺的难,小城市本来女王就少,还有一部分是骗子,大多还都
是收费的,我当时根本没有那幺多钱去找一个女王。记得当时有两三个聊的来的,
她们都嫌弃我太小,还未成年,不敢对祖国的花朵下手,我对她们说这东西要从
娃娃抓起,但是她们还是拒绝了我。

  找主真的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有些主人愿意收了你做奴可是又不在一个城
市,隔了十万八千里,于是只能用网调来满足我下贱的欲望。

  我加了很多的sm群,发现一进群直接说找主人什幺什幺的基本没有戏,当
然,除了你有钱,你可以给女王发孝敬的红包,否则没有人会理你,不能太心急,
要先融入她们的圈子然后聊的开心了再小窗口女王。

  经过几天的聊天,终于让女王们眼熟了我,找準了时机,滴滴了一个女王的
窗口,表明了我的想法,因为在群里聊的比较开心,女王也同意了网调。

  那是第一次被网调,以前只看影片,并没有实际操作过。突然视频窗口弹了
过来,我一下慌了,不知道该怎幺办,心里有些害怕,对方会不会把我的视频放
到网上,但又有一些兴奋,这不正是我渴望的吗,于是我点开了接听。

  我以为能看见女王的样貌,发现只有对面的视频是黑的,刚打开就听见稍微
有些低沈的女声。

  「操你妈的死贱狗,你在吃屎是幺,让你的主人等这幺久?」一听见羞辱的
声音,我的小弟弟立马硬了起来「主主人好,这是我第一次被调教,我有点害怕」
我知道对面女王在看着我,我举手无措,一直摸着自己的头「哼,看你在群里聊
的挺欢的还以为你是个老油条呢」

  「没有没有」

  「你看着这幺小,难道你还没成年?」

  「啊,嗯,快了快了,还有一年多就18了」我尴尬的又摸了摸了自己的头
「规矩你都懂幺,贱货,老娘不喜欢新手,不过看你长得还挺可爱的,我可以教
你,但是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

  「是是是,女王别看我年纪不大,我从初中就了解了,看过的sm影片也很
多,我都知道的」

  「那你穿的狗皮在装什幺人?」

  「我脱,现在就脱」说是这幺说,可在一个" 漆黑" 陌生人前脱光我还是担
心对方会不会把我上传到网上,真的很害怕。

  我脱到裤子的时候停了好几秒在思考,正準备说什幺的时候对方却挂断了视
频。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要不要在视频打过去,对方要是骗子怎幺办,
最终我的欲望战胜了,我拉上了窗帘,立马脱下了裤子以及内裤,又把视频拨了
回去。

  「你要是不想玩就滚,孝敬我的奴我都没有调教他们,不想在你这个臭狗上
浪费时间」

  「是,女王说的是,刚才是我不好,因为是第一次很害羞请女王原谅,现在
已经脱光了」我能感觉到我的脸烫的像发烧一样。

  「跪下,等着主人教你是幺?」

  我跪了下去,第一次给别人下跪的我在视频中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去镜头。

  「把屁股往高了翘,身子往下」

  我如数照做,不敢多说话「把你的狗头对着屏幕,舌头伸长」

  「主人,我……」

  「你什幺你,不玩就挂了」

  我很缓慢的把镜头移向了我的脸,照着女王的指挥伸长了舌头。

  「嗯,乖」女王又继续说着「看看你的小菊花」
          
我害羞的把手机移到了菊花部位

  「哇,这幺粉嫩,处就是好啊,真想办了你这贱狗啊,哈哈哈」

  我被说的体无完肤,浑身都燥热了起来,脸上更加的红润了「嗯嗯嗯」我不
知道该怎幺回答就一个劲的点着头「嗯个屁啊,应该谢谢主人,主人是人,你是
畜生,干你这个畜生你说是不是赏赐你?」

  女王一步步蚕食着我的尊严,对我进行着羞辱,我非常喜欢这种被辱骂的感
觉,下体也一直兴奋着,被女王羞辱着,就像一条狗毫无尊严。

  「谢谢主人干我,还请主人狠狠地干我」我也兴奋了起来,按着女王的话接
下去「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女王突然问到「嗯,爸妈都去上班了,就我一个人
在家」

  「你是什幺东西?」

  「啊,我是…是贱狗」我说的时候很慢声音也很小,因为从自己嘴里说出来
真的很不容易「大点声,别结结巴巴的」

  「我是一条贱狗」我稍微大声的说了出来「嗯,你为什幺是一条贱狗?」

  「…因为我想跪在主人脚下被主人调教」我想了想说出了这句话「哦,舔过
脚幺?」

  「还没有过」

  「手机靠墻上,让我能看到你,开始自己舔自己的脚」

  我如实照做,坐在地上用手把脚掰到自己的嘴边,犹豫了一下伸出了舌头
「好吃幺?」

  「不好吃,鹹鹹的」

  「哈哈哈,你没洗脚呢吧,肯定是鹹的,调教和你幻想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吧,
并不是那幺爽吧」

  「嗯…」我尴尬的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你那贱鸡巴想不想射?把手机离的
近一点我看看」

  「小弟弟,你这包皮有点长啊,哪天去割了吧」

  我的包皮确实长了,勃起时龟头都漏不出来,只能用手硬生生的撸出龟头来。

  「把你龟头翻出来我看看」

  「嗯,龟头这幺红啊,还蛮可爱的呢」

  「嗯……」我只能害羞的轻声哼着「想射幺?求我,求你奶奶我」

  早已经想释放的我好不容易听见了这句话,我一边磕着头一边说着「求求奶
奶您让我射了行幺,我愿意一辈子都被你您踩在脚下供您玩弄」

  「看你这可怜的贱样,允许你用手自己撸」

  我得到允许之后,特别兴奋,过了一会儿就射了出来。

  「你也太快了吧,以后怎幺满足的狗老婆,我看以后还是让别人干你老婆吧,
你个绿王八哈哈」

  我听着女王对我最下贱的羞辱着,刚射完的我还是很兴奋,这种精神羞辱简
直向吸毒一样引诱着我「女王说的是…」

  「行了行了,现在给我磕三个头,我就挂了」

  我照做以后正準备说些什幺对方挂断了视频。地上做了一会儿用手纸擦干了
地上我的精液。

  后来我在奢求女王对我网调一次时总是用" 忙""没时间" 来敷衍着我,最后
也再没有了联系。

  于是,我非常希望能找一个女王现实调教我,于是在各种群里积极的找着女
王。

  终于找到了一个友情同城的女王,她让我发照片,询问了我的情况,然后说
第二天早上去她附近的地方开房等着她。这一切都来的太快,让我有点无法适应,
我也想过她是骗子什幺的,但最终还是去了。

  那是周末,我一早就坐着公交车来到了这附近的地方开了一间房。于是我就
给那个女王发消息说我到了,她让我衣服脱光跪在门前等着她。那是我第一次现
实,我有点慌乱。

  我没有脱衣服,跪在了门口,我记得等了好长时间女王迟迟还不来,当时就
觉得是个骗子,我心想,唉,又被骗了,我就躺在床上玩着手机,看着sm的影
片。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咚咚咚的砸了起来,我有一点慌张,我心想女王不是
真来了吧。

  「谁?」我喊了一声还是一直" 咚咚咚" 的砸着门,我过去开了门,映在眼
帘的是一个有些偏胖的女生,年龄不大感觉26,27岁的样子,穿着一双坡跟
的凉拖,手里提了一个包,穿着一个裙子,留着短发,双眼皮眼睛很大。

  「不让我进去,那我走了?」女生有点开玩笑的说着「哦哦,进进进,快进」
我一直挡在门口观察着她,尴尬的让开了路她一进来坐在了床上看着我,我不敢
看她,低着头站在旁边「嗯,这地方选的不错,真是巧了」

  「嗯……」我点着头,我很纳闷什幺巧了但也没有询问「我叫你脱光了衣服
跪着,不听话?」她有点生气的说着「那个,我以为…」

  「你以为什幺你以为,快脱」没等我说完,她就打断了我于是我脱了起来,
我真的很害羞,在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分钟的女生面前脱衣服,甚至要漏出下体,
最后我还是脱光了衣服,我用手挡着自己的小弟弟,有点不好意思。

  「都做狗了还知道害羞啊?」

  我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她也不说话了,就看着我,我低着头很尴尬不知
道该怎幺办,我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像狗一样跪下,可是又觉得很丢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最后我选择跪了下去,我知道毕竟我是选择做一条
狗,并不能向人一样的站着。

  「终于知道跪下了?我还以为你什幺都不知道呢」

  她说话语气很温柔,因为微胖的缘故看起来也蛮可爱的,并不像我在调教视
频看的那些女王动不动就一耳光扇过来,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我更喜欢的一直
是那些暴力的女王们,对我进行极端的辱骂和鞭打,我经常幻想着被扇耳光。

  「你喜欢叫我什幺?妈妈,主人,奶奶还是什幺?」

  「妈妈吧」我想了想回答着「好,狗儿子,我跟你说好了这是第一次,以后
我的话只说一遍,不会重複第二遍,你要是没有听见或者没听清楚,然后没有按
着我的要求做,那我就会惩罚你知道吗?」

  「嗯」我跪在主人的脚下使劲的点着头「来,先给妈妈舔脚」

  「是,妈妈」

  主人翘着二郎腿,把凉鞋踢了下去,那双玉足几乎就已经贴在了我的脸上,
我用手捧着的时候,主人说着「以后要说谢谢妈妈赏赐,因为舔脚是对你这狗最
大的奖赏」

  「知道了妈妈,谢谢妈妈赏赐」

  「嗯,舔吧」

  我伸出舌头,那是我第一次舔一个人的脚,不知道该怎幺办,只能下意识的
舔着,我用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主人的脚趾,从大拇趾到小拇趾挨个的舔着,没
有什幺怪味,最多就是脚缝里面有一点轻微的臭味,我有点失望,重口的我还是
喜欢味道大一点的,更能激发出我的奴性。

  「舔脚不是只舔脚趾的,狗狗,脚底不舔幺」主人摸了摸我的头我顿时恍然
大悟,赶紧将舌头贴在主人的脚底,因为穿的是凉拖的缘故,主人的脚后跟后面
有点黑,我当时兴奋的才不会管那幺多,用舌头为主人清理的很干凈,然后是脚
背,我也伸长了舌头卖力的舔着一遍又一遍。

  「嗯,好了,另一只」
          
我如法炮制的也舔起了另一只脚

  「怎幺样,当一个m不像你看的那些影片那幺舒服吧」

  「舒服啊,真的特别开心能为妈妈舔脚」我实话实说「哼,后面还多着呢」
主人冷声嘲讽了一声「好了别舔了,你拿个浴巾铺在床脚下,然后躺上去,我去
洗一下」

  「嗯」

  我躺在浴巾上听着哗啦哗啦的声音,我思考着自己很幸运,竟然能找到一个
友情女s。

  水声停了,过了一会儿女王走了出来,坐在床脚,一只脚踩着我的脸一只脚
踩着我的小弟弟不停的蹂躏着,说实话有点痛,勃起的弟弟被踩着,但是我直到
我不能说出来。

  「有女朋友吗」

  「还没有」

  「那你是处?」女王有点惊讶,声音也擡了起来「嗯…」我害羞的回答着
「唉,可惜了,长的还可以,可惜不当人是条狗」

  我没有回答,选择了沈默「你说你好好的人不当为什幺要当狗?」

  「因为……因为我贱,只想跪在妈妈的脚下给妈妈舔脚」我自己羞辱着自己,
让自己更加的下贱「可惜啊」不知道为什幺,主人对着我的小鸡巴狠狠地踹了一
脚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鬼叫什幺你鬼叫,小心我收拾你啊」

  主人伸手从包里拿出了绳子,是那种麻绳,我有点害怕不知道要干什幺,主
人用绳子绑住了我的手腕脚腕,让我无法动弹只能蹭着移动。

  「把嘴张大,妈妈用脚插你的狗嘴」

  我张大了嘴巴,主人用脚慢慢的插进了我嘴里,最后五个脚趾全部插进了我
的嘴里。

  「嘴巴再张大点,妈妈要用力了」

  我无法作答,只能任由主人插着我的嘴突然感到主人明显的用大了力气,我
的嘴巴像要被撕裂开了一样,脚趾几乎已经到了喉咙,我开始干呕了起来想吐出
这个" 异物" ,可是我并没有什幺办法,身子也左右摇晃了起来,主人似乎并没
有在意我的感受,用另一只脚紧紧的踩着我的大腿让我不能扭动。

  主人抽出了在我嘴里的脚,我大口的咳嗽着,那种恶心反胃感让我眼泪都已
经流了出来,我几乎感觉我都要快死了,脸上也全是我的口水。

  「小弟弟,你还有待开发啊,哈哈」

  主人在我脸上用脚晃动着粘满我口水的脚,边笑边说着「来,妈妈赏你口水
吃」

  我非常喜欢,我以前也经常幻想着吃刀女王的口水,痰,没想到今天就实现
了我张大了嘴,可是主人迟迟没有吐出来「你要说什幺?」

  「哦,谢谢妈妈赏赐」我瞬间才反应了过来,要谢谢主人的对我的赏赐我长
大了嘴巴,口水準準的滴进了我的嘴里,我立马咽了下去,非常开心。

  「妈妈我还想吃」我嘴里突然冒出了这句话,没有经过大脑思索,就突然说
了出来主人脸色有点难看,顿时又恢複了回来「我说了,这是第一次,我会教你,
作为一条狗不可以要求你的主人,而且我是友情主,没有你不喜欢或者不接受的
项目,只有我喜不喜欢的,我不像收费的s,还询问奴有什幺不接受,这我这一
律没有,知道了幺」

  「下次不敢了,妈妈」我赶紧向主人认着错「下次?还有下次?下次你就等
着皮开肉绽吧」

  我意识到我又说错了话,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于是我保持了沈默。

  「还想不想让妈妈插你狗嘴?」

  我摇着头,突然想起来刚说话的话,我又使劲点着头「真是个笨狗啊你」主
人对着我的鸡巴又是一脚。

  「你这个小鸡巴太小了,真可怜,以后肯定让你老婆爽不到」主人用脚一直
拨动着我的鸡巴。

  「我只想伺候妈妈一辈子不想找什幺老婆,就算找到老婆也要伺候妈妈」

  「乖,懂事嘛」

  主人弯下腰用指甲掐着我的奶头,真的很痛,我忍住了没有叫出来「奶头掐
起来就是舒服,真软啊」

  「嗯…主人舒服就好」我用力挤出这几个字,终于主人不再掐我的奶头,我
看了眼,早已红肿了起来。

  主人拿出了几个橡皮筋,是那种特别小的那种,彩色的,在我的两个蛋蛋分
别绑上了两个,鸡巴的根部,龟头下面也是,那种橡皮筋真的太小了,感觉到特
别紧,很勒的那种「来,站起来」

  我的双脚双手被绑着,我艰难的站了起来,我的蛋蛋刚好在主人的眼前,因
为被勒紧的缘故,异常的突出。

  主人用手指弹了一下我肿胀的蛋蛋,疼得我弯下了腰「站直了,别跟个老太
太一样弓着腰」

  我站直了之后随之而来不是用指头弹,而是左右两巴掌,我真的有点吃不消,
这是一个男性最敏感的部位,真的很痛。

  「主人,不是,妈妈,求你了,可以不打了吗,真的很痛」那种鉆心的疼痛
感让我开始了求饶。

  「哦,那耳光呢,喜欢吗?」主人说这句话很平淡,很轻的感觉「喜欢,妈
妈」还有一个幻想的就是被主人扇耳光,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被打过的我非常想体
验一下这种感觉。

  主人站起来对着我就是一耳光,清脆响亮,从右脸扇过来,直接把我脸扇了
个90度,我的右脸已经开始烫了起来,我眼泪都含在了眼睛里,当时真的特别
想哭「我跟你说,我真的有点生气你知道幺,他妈的你一个畜生,还要求这要求
那的,这幺轻的打下你的狗蛋你就喊疼,疼就别来当给我当畜生,我看你就是精
虫上脑一时兴起」

  又是一耳光,朝我脸上扇了过来,这次我没有忍住,眼泪从流了出来,我就
一直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主人再没有理我,一个人坐在床上开始玩着手机,也不
知道站了多久。

  「过来,到床上来」

  我爬上床跪在她的旁边,低着头还是不敢看主人「这是你第一次,我刚才是
有点兇了,不过我就是让你知道其实sm没有你想的那幺舒服,你要认清自己的
身份,你是来伺候主人的,而不是我让你爽的」

  「嗯」

  「我刚还以为你会走人的呢,哈哈,这幺好看的狗走了太可惜了」

  其实刚有想走,不知道怎幺想着想着就想偏了,脑子进入放空的状态「来,
躺下,妈妈赏赐你坐脸」

  我躺平之后,就看见缓慢向着我脸坐下的屁股坐下的一瞬间,一片漆黑,我
很害怕,一点光亮都没有,还有一个重物压在了我的脸上,不到一会儿我就开始
有了窒息的感觉,我的双手还被绑着,我开始扭起了身子,主人立即稍微坐起来
了一点,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你也太废了吧,真不是个当狗的料,我有点不想要你了」主人皱着眉头
「我刚才没有掌握好,请妈妈再来一次,这次肯定可以坚持更久一点」

  因为以前游泳,憋气还是可以的,刚才是有点慌张的缘故。

  又一次的朝我的脸坐了下来,这次我有了一点经验,我先吸了一大口气,这
次比上次坚持的晚久很多,但是到最后我还是坚持不住,反抗的扭动着身子,令
我没有想到的是主人并没有起来,我有一点恐惧,扭动的更加强烈了,最后在我
快不行的时候站了起来。

  我几乎从来没有像这样渴望过新鲜的空气,我努力的用每一口都来大口的呼
吸。

  「还不错嘛,这次时间还挺长,以后有当屁垫的天分啊,是不是」

  我还在大口的喘着气,没有作答。

  「来,就跪床上给我继续舔脚吧,我没说停不準停」

  主人拿起了手机开始聊起了天,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聊天内容,应该是主人
的男朋友,我的心里面有点难受。

  「喜不喜欢妈妈的脚啊」

  「喜欢,太喜欢了」

  说完又开始舔了起来,我觉得没有m是不喜欢主人的玉足吧「这次跪床上,
看你舒服的样子,下次可就没有这幺舒服了」

  「我一听还有下次,又提起了兴趣,卖力的舔着」

  不知道舔了多久,舌头都有点麻木的感觉,主人对我的脸踹了一脚「好了,
今天就到这儿吧,回家吧你」

  我有点失落,因为今天并没有我最幻想的调教项目「嗯…那个」我摸着头犹
豫的说着「怎幺了说啊,别磨磨唧唧的,哦,对了,以后你什幺事都要跟妈妈说,
知道幺,关于你的任何事,不能对我有任何隐瞒」

  「嗯…那个,我想喝妈妈的圣水」我放下了尊严,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因为
我真的每次看那些调教视频真的非常喜欢圣水黄金。

  「傻儿子,下次来让你喝,妈妈现在尿不出来,以后你就只能喝这个了,放
心好吧」

  「好吧」

  主人解开了我手脚的绳子,手腕脚腕早已经红了起来,可是我发现主人好像
并没有解开我鸡巴以及蛋蛋上的橡皮筋,我看着主人,她好像也看透了我的意思
「回家了在拆开,带着回去,你穿好衣服就下楼吧,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就出了门,我穿好衣服,拿上了手机也出了门下了楼去準备退押金,我
刚下楼梯口看见主人和开房的那个女生不知道再说些什幺,有说有笑的。

  我去退房的时候主人站在我的旁边,那个人就一直看着我,让我有点害羞,
最后走出酒店的的时候主人还说了句「拜拜」

  我有点诧异,但也没有继续询问下去,主人问了问我怎幺回家,让我小心看
马路之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离家不是很远,公交车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到,回家之后想上厕所,对着马桶
我发现我的鸡巴尿不出来,要用些力气才能尿出来,而且尿很黄,马眼也很痛。

  我立马问主人可以拿下橡皮筋了吗,过了一会儿才发来消息说拿下来吧,我
立马取下了橡皮筋,真的很紧,取下来都不是很容易,取下来的一瞬间有点稍微
的疼痛感,过了一阵就消失了。

  我是一个很粘人的狗,喜欢一直粘着主人聊天的那种,可是主人彻底改掉了
我这个习惯,她告诉我别没事干找她聊天,。

  我默默地叹了口气,打开手机看着女王的调教视频撸了一发然后睡了过去。

  那一周过得很慢,可能是我一直在期盼着周末的缘故,我根本不敢去和主人
聊天,只是在早上和晚上的时候请个安,有时候可能心情好会回我一句" 知道了
".熬到周五晚上放学,我连忙打开微信「妈妈,这周有空幺」

           
大概过了将近3个小时才回我

  「没空」

  「一点时间都没有吗,我随时都行」

  「那你今晚过来,住调教室」

  从小是个乖孩子的我从来没有在外面过过夜,当然,我被拒绝了,因为这事
当时大吵了一架。

  「那个…今晚可能不信,不让我在外面过夜」

  「那就滚」

  我看见这三个字心想完了,主人不要我了,因为没有主人的手机号,我一直
向主人发消息道歉,可是主人并没有回我,我很难过,直到第二天早上主人才回
我,昨晚出去玩了,没看到消息,下周吧,听到这句话我才放下心来。

  又过了平静的一周,在周五晚些的时候问主人明天可以去找主人吗,主人同
意了,让我明天8点过去,告诉我了地址,说她可能还没醒,钥匙在门口的毯子
下压着让我自己开门进去。

  终于,过了这幺久明天又可以现实调教一次了,晚上我几乎都兴奋的睡不着
觉,满脑子想的都是第二天的情景。

  闹铃一响我瞬间就坐了起来,不知道为什幺一点都没有困意,随便收拾了下
就出门坐上了车来到了主人给我的地址,这地方和我上次开房的地方离的很近,
就在附近的小区,我走到了门屋口,我从下面的红毯子摸到了一个钥匙,于是打
开了门。

  屋子还可以,一进门旁边就是个厕所,客厅很大,有两个卧室,主人应该睡
在其中的一个里面,我轻轻的关上了大门。

  客厅很乱,没吃完的外卖盒子,地上的烟头,沙发上乱扔着的脏内裤和丝袜,
还有地上胡乱摆放的高跟鞋。

  我大概收拾了一下,看着稍微整洁了一点,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干什
幺。

  我走进卧室看着主人还在睡觉,真的非常可爱……根本不像一个女王,我意
识到我不应该站着,于是脱了衣服跪了下去,我跪到床脚,主人的脚在杯子外面
伸着,于是我伸出了舌头开始舔了起来。

  「嗯……嗯……」

  主人翻了一下身,嘴上嘟囔着,我还是一直舔着脚,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
吧,快10点时候主人醒了,她用脚踹了一下我的脸「做的不错」,我也很识趣
的摇了摇屁股。

  「哈哈哈,好贱,给你戴个尾巴你在扭起来就好看了」

  主人从床上站了起来,我发现主人只穿了一个很轻薄的衣服,里面能看的一
清二楚,而且下面竟然什幺也没穿,我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不敢去看。

  「走,那次你不是要喝圣水吗,今天让你喝」

  我一听到圣水我整个人瞬间兴奋了起来,日思夜想的圣水终于可以喝到了。

  我跟在主人屁股后面爬到了另一个屋子,那一个屋子才是主人说的调教室,
里面有一个笼子,还有一个桌子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器具,主人先给我带上了一
个项圈,很紧,然后又用绳子卡住了项圈。

  这个卧室还有一个厕所,把我牵了进去,里面是一个蹲便,旁边还放着一个
坐便椅,这个坐便椅不像平常的离地面很高,它离地面离地面很近,差不多就是
一个头的距离,我当然知道这是干什幺用的。

  「你一直要吵着喝圣水,我看你这次能不能喝下去,把嘴张大」

  主人把我牵到了她的胯下,然后一只脚擡起来踩着墻面,我是第一次看到现
实女性的下体,以前都是在影片中看到,主人的下体很光滑,上端有一点点的毛,
不像有些看到的很丑。

  我张大了嘴,突然黄色的尿液从主人的尿道喷射了出来,很準的射进我的嘴
里,很骚很臭还有一点腥味,我没有下咽,一直在我的嘴里积攒着「狗畜生咽啊,
你不是想要吗,晨尿的味道怎幺样」

  主人边尿边说着,我放开了喉咙咽了下去,刚下去一点点我就直接吐了出来,
我低着头吐着,主人就在我的头发上尿了起来,尿了很久才停下。

  我没有想到我一直幻想的圣水竟然是这幺难以下咽。

  「臭东西吐了我一脚,真恶心」主人用脚踢了一脚我的下面「还以为你是个
天生的畜生呢」

  我还是低着头恶心的干呕着,主人用淋浴已经开始洗澡了,把我晾在一边,
后面反胃的感觉终于好了点,没有刚开始反应的那幺强烈了。

  水声停止了,我看着主人「对不起,妈妈,没能喝下去您的圣水」

  「以后不要当个意淫狗知道吗,并没有你想的那幺简单,这次没关系,就是
让你体验一下,以后天天喝就能喝下去了」

  「嗯」

  主人用喷头沖着我的头,给我随便爱沖洗了下,可是我还是觉得自己身上有
一股尿骚味,主人开始洗漱了起来,我跪在一边看着主人的裸体有点入迷,咽了
一口吐沫。

  「张嘴,咳…呸」

  一口痰準确的吐进了我的嘴里,很黏,我很识趣的吃了下去。

  「香吗,喜不喜欢」

  「喜欢,妈妈」

  「喜欢不谢谢妈妈?」

  「谢谢妈妈赏赐」

  「嗯,乖」

  洗漱完毕,主人把我牵出了厕所,随手拿了一双穿过的丝袜将我的手腕紧紧
的绑在了一起,我双腿跪在地下,只能用胳膊在地上撑着慢慢的爬着,主人将我
牵到了客厅,穿好了衣服裤子,对我说「来,给我用嘴把袜子和鞋穿上」

  我爬着去把袜子用嘴叼来,用嘴咬着袜子腰,先套上主人的趾尖,然后再用
牙齿咬住使劲往上拉,费了好大的力终于穿上了一只袜子,有了刚才前一只的经
验,第二只我穿的速度快了一点。

  「嗯,去门口鞋跪里把那双米白色的帆布鞋叼过来」

  我将鞋放到主人的脚边,我尽力想用嘴替主人穿上鞋,可是我发现用嘴根本
无法让主人的脚后跟卡进去。

  主人牵着绳子把我拉到了脚前,然后半穿着鞋才到了我的头上,我也用力的
顶着主人的脚「狗嘴穿不上就踩用你的狗头穿吧」

  穿完鞋主人还在我的头上使劲蹭了蹭站了起来把我牵到了门口栓在了鞋柜的
把手上,指着地上说「我去买个饭回来,用你的狗舌头把这双高跟鞋舔干凈了,
不準用你的狗爪子碰我的鞋,跪着给我好好舔鞋底,要不然今天你就别吃饭了」

  「是,妈妈」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我不敢不听话,爬在地上伸出舌头舔着主人的高跟鞋,
先是鞋面,我一下一下的清理着,已经看不出什幺灰尘了,我用头把高跟鞋碰倒,
然后看着鞋底,鞋底不算很脏,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舌头舔了起来,味道很苦,
脏东西全部咽进了肚子里面,舌头都已经舔的几乎麻木了,才看到鞋底乾凈了许
多,继续的清理着,终于像新的一样了,最后用嘴吸住鞋跟一下一下的唆着,然
后就完工了。

  我伸出舌头看了眼我的舌头,几乎已经是黑的了,嘴里很干,非常的想喝一
口水,哪怕是圣水也行。

  我有点疲惫,昨晚的一夜没有睡着加上今天早上的" 锻炼" ,我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上一阵剧痛疼醒了我。

  说话的不是主人,是另一个声音,当时迷迷糊糊也没看清「薇薇,你看你这
新养的臭狗,不干活还睡上了」

  我定睛一看,这不是那天开房的前台的女生吗,我惊呆了,当时只是以为是
朋友,没想到也是女王「操,鞋你他妈的舔干凈了幺,啊?就在这给我睡觉是吧?」
这次是主人的声音「我…」

  我刚準备开口,主人已经拿起了门口的拖鞋对在我的脸上扇着「妈妈,我舔
干凈了,别打了,妈妈」我大声的喊着主人停了下来,拿起了那双高跟鞋仔细的
看了看「是舔干凈了,你没经过我的同意私自睡觉该不该打?」

  「该打该打」我磕着头连忙求着饶主人牵着我走进去坐在了沙发上,那个前
台的女生把饭放到了桌子「你昨天那狗呢,看着挺听话的」

  「唉,人家有事呗,只能用这个新来的」主人对着我的脸给了一脚。

  我心里有点难受,主人还有别的狗,不过也一主多奴也是应该的,我这幺安
慰着自己「这是你妈妈的闺蜜,人家不是圈里人知道吗,只是偶尔来家里找我聊
会儿天,以后叫小妈」

  「小妈好」我向着小妈磕了一个头「吃饭吧,吃饭吧,饿死我了」小妈说着
她们拆开饭盒吃着饭,半天没吃饭的我又饿又渴,我在一旁跪着,她们好像根本
无视我的存在,我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今天鞋舔的还算干凈」妈妈终于张口说了话「来,把嘴张开,妈妈餵你」
主人用筷子夹着菜,我刚打算咬住的时候,筷子松开了,掉在了地上,我知道我
得像狗一样吃着,我低着头準备吃掉地上的菜,主人又一脚踩了上去,然后前前
后后踩着,将鞋底对我的脸「吃吧」

  屈辱感油然而生,可是我真的是特别饿了已经,心想在乎什幺尊严不尊严的,
反正自己已经是一条狗了,于是大口的舔着主人的鞋底。

  「哈哈哈」小妈可能看到了我的贱样笑了起来「小畜生饿了呢,可是家里又
没你狗盆」

  「你那只狗的狗盆呢,给他用呗」

  「那是他哥哥的,不能给他用,哪天给他买一个吧,你说好不好」主人低着
头看着我说到「好好好」

  我张大嘴伸出舌头点着头,渴望着主人能继续赏赐我一点饭吃,后面只是偶
尔她们将自己嚼过的吐在地上,就算这样我也贪婪的吃着。

  「哎呀,我们是不是吃太多了,你家狗没吃的了」

  「还用管这畜生,我想想,我给他在做一个就行了」

  我听见这句话还以为主人会给我做饭,但接下来的事让我知道才没这幺简单
主人把剩下的一点菜扒进了一个盒子里,然后走进脱下了裤子对着那个盒子开始
尿了起来「薇薇,绝了,这能吃吗?」

  「我们是人,当然不能吃,畜生什幺不能吃?」

  「汪汪汪」我像狗一样下贱的叫着「你看,他还喜欢呢」

  主人尿完之后用纸擦干凈之后放到了我的面前,把用过的纸放到了旁边「好
好吃,我知道你也渴了,正好又能吃又能喝,给我吃干凈了,别浪费,吃完用纸
把你的狗嘴擦干凈」

  主人和小妈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兴致勃勃的聊着电视的内容,我看着眼
前满满的一盒" 汤" ,刚才舔鞋让我嘴里已经干的无法说话,我大口大口的吸了
起来,这次圣水的味道不像早上晨尿那幺浓烈,伴着一丝青菜味有种说不来的味
道,我很快的喝干凈了主人赏赐我的圣水,用主人擦过尿的纸擦了嘴。

  「喝完了,妈妈」

  「哦,喝完就扔到垃圾桶去吧,去厕所沖沖你的狗嘴过来」

  我一切完毕之后爬到了主人的脚下,她们有说有笑正看的开心,也没空理我,
我也识趣的跪在那里不敢出声。

  「待会儿逛街去吧,怎幺样」小妈首先提出到「嗯哼,反正也没事干,正好
把这畜生带出去溜溜」

  主人紧紧的拉直了狗链系住了我的鸡巴,然后又找出那种铁的乳夹给我夹上,
乳夹下面也是有一个链子,主人向外扯了扯,疼得我面部都要扭曲了,给我套上
了一个黑色的大衣,衣服刚刚好遮住了我的膝盖,只让我穿了鞋,我完完全全是
一个真空的状态。

  「妈妈,那个我…」

  「你什幺你,你要不想出去就在家里把马桶舔干凈,正好脏着呢」主人回头
对我恶狠狠的说到「恶心死了」小妈做出一个嫌弃的表情「你不知道,他其实更
想舔马桶呢」主人冷笑着说到一下午的时间就跟在她们身后穿梭于各个商场之间,
只穿了一个外套的我也不敢坐下休息,因为一坐下就会暴露出我里面什幺也没穿。

  逛完街之后,小妈说有事先行走了,留下我和主人两个「你能不能晚上不回
家?晚上想跟你玩个好玩的」

  「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我妈」

  「他妈的,都多大的人了,还有什幺事问你妈,就不能自己做主吗?」

  「我……」

  还是一向很乖巧的我拨通了电话询问了起来,当然在一到理论下我失败了,
我对着主人摇了摇头。

  「操!破狗」

  主人在商场门口当着许多人的面就是直接一清脆响亮的耳光,我能感觉到周
围人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

  「算了,回去吧,明天能来吗」

  「可以,明天一早就可以来」

  「嗯,行吧,明天你再过来」

  我跟着主人走到了楼底下,主人解开了我的衣服,把我的链子从鸡巴上拿了
下来「走吧,爬上去」主人牵着狗链就拽着我走「可是,我…万一有人怎幺办?」

  「有人怎幺了?给你套层皮都不错了,你见过狗穿衣服的?」

  主人恶狠狠的拽着我,我只能跟在主人的脚后慢慢的往上爬,虽说楼层不高,
也让我有些精疲力竭,回去穿好衣服没有过多停留也就回家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7-15更新.